欢迎孝感教育信息网欢迎您!今天是:时间加载中…… 发送到电脑桌面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部门信息 » 教育科研 » 教研文苑 »

向鲁迅先生学写作

发表日期:2018-06-21 17:11:02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被阅读[]次

向鲁迅先生学写作

——以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为例

孝感市云梦县实验中学   张敏

1926年间,鲁迅先生陆续在《莽原》杂志发表了十篇回忆故乡人、故乡事的散文,这便是先生的散文集《朝花夕拾》的雏形。应该说时处动荡的先生,之所以写下这组笔调明快,轻松诙谐的短篇,一改昔日深邃睿智、犀利老辣的文风,不过是为了“让内心得以从纷扰中寻出一点儿闲静来”。其中的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,可以说是先生文章中,着笔最温暖,感情最真挚,写人最用心的一篇。

此文,被统编教材安排在七下第三单元首篇,本单元第一教学目标即是:了解不同叙事文体的基本特征,学会从标题、详略安排、角度选择等方面把握文章重点,提高整体把握文章的结构层次的能力。对于正在摸索谋篇布局写人记事的初中生来说,先生这篇不可多得的温情小文,可谓是经典范文!

一、学先生匠心拟题

先学先生拟标题——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,这标题,貌似平常无趣,实则独具匠心。

首先,寥寥数语即告知了全文的中心人物和中心事件,可谓高度凝练。

其二,“阿长”一词,一望便知是下里巴人的俗世称谓,却偏偏与典雅的先秦古籍《山海经》相提并论。在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中,《山海经》可以说是上古社会生活中的一部百科全书,涵盖了上古地理、天文、历史、神话、气象、动植物、矿藏、医药、宗教等方面的诸多内容,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之精粹。这大俗大雅的错位组合,制造了出其不意的幽默效果,格外吸人眼球,实现了拟题的最佳效果;而且,行文至半却久不提及标题中的《山海经》,而花浓墨重彩以诙谐调侃之语极力刻画一个粗俗可笑的乡下妇女,更使读者置疑标题,引发读者阅读到底的兴趣。可谓神来之笔!

二、学先生选材布局

提到本文如何围绕表现中心人物选材,怎样安排详略布局谋篇,更值得我们效仿学习。

阿长,即“长妈妈”,是先生儿时的保姆,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长工。然而,当我们纵观先生的作品惊奇发现,先生一生都不曾为自己的母亲留下只言片语,而他的保姆“长妈妈”,却反复出现在他的多篇温馨散文中。尤其本篇,让我们感受到先生对这儿时保姆的无限依恋,可见“长妈妈”在他童年记忆中的地位与分量!

当回忆的闸门打开,所有关于“阿长”的记忆是那样鲜活而生动:喜欢“切切查查”的饶舌;对“我”过分的看管;粗俗的睡相;“满肚子麻烦的礼节”;煞有介事的给“我”讲长毛的故事;谋害“我”最爱的隐鼠;为“我”买来朝思暮想的《山海经》······……

人之壮年的先生回忆起孩童时的林林总总,挥之不去的却是彼时“不大喜欢”“不耐烦她”“憎恶”过的长妈妈。然而,亦为人父的先生此时忆起过往,完全能从“长妈妈”颟顸又“迷信”的背后,感受到一种真挚、浓烈的爱意。所以在先生“成年的回述”里,字里行间除了深深的怀恋,更有绵绵的感恩,还有不经意的怜悯与内疚之意。于是,为了表白,为了悔过,为了弥补,先生大写特写目不识丁的“阿长”,为“我”买来了百般“渴慕”《山海经》,做了一件“别人不肯做,或不能做的事”。无法想象把书名念成“三哼经”的阿长,该是具备了怎样“伟大的神力”,穿了多少条街巷,遭了多少人白眼,才弄到这本书的。一个无权无势的农村妇女,当然不懂得教育的理论,也不明白那本书在一个孩子的世界里有多么重大的意义。她只是不忍看到“我”那副丧魂失魄、寝食难安的样子,她心疼她的“哥儿”,就想方设法帮“哥儿”实现所欲所想。而且她真的做到了:“我给你买来了!”就这样痛痛快快、自自然然地为“哥儿”买来了。

这,就是“我”不曾期待,“说了也无益”,不过是“既然来问,也就都对她说了”,并不抱任何希望的长妈妈,对“我”的“爱的表达”!“我”怎能不对她生发“空前的敬意”?唯有浓墨重彩的全盘记录,才够宣泄彼时“我”的“感激涕零”,才能化解此时“我”的“无尽怀思”!

先前琐屑的一略再略,就是为这最后的蓄势“爆破”,所有的铺垫,一如情感的酝酿,渐进渐涨,终于情郁之极顺势而泻,具体而微,酣畅淋漓。

三、学先生幽默着笔

众所周知,先生的笔被誉为“战斗的匕首”——犀利深刻,入木三分。然而,本文的遣词造句却有说不出的轻松诙谐,幽默明快,正话反说的调侃词句俯拾即是。

比如开头:“憎恶她的时候——就叫她阿长”,而且,整段用词也是“不大佩服””讨厌”“磨难”“烦琐之至”“非常麻烦”之类的贬义词。特别是对阿长的“标志性”动作的描写——

“最讨厌的是喜欢切切察察,向人们低声絮说些什么事,还竖起第二根手指,在空中上下摇动,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。“

寥寥几笔,就让一个虽“切切察察”,却没有多少心眼,心宽体胖的乡下女人形象跃然纸上。特别是那只“上下摇动的手指”,简直让人忍俊不禁,这样的阿长何止“可笑”,更是“可爱”着呢!

还有“元旦祝福”那一段,阿长睡前“郑重”的叮嘱,第二天大早“惶急”的期待,“我“的“惊异”,她“十分欢喜”的“笑将起来”,“我”“大吃一惊之后“的如释重负,一个淳朴女人对“好运”的本能祈求,活灵活现的微妙刻画,谁还会忍心笑话阿长的”迷信祷告“?

尽管字里满含“调侃意”,行间皆是“幽默句”,然而泛滥喷涌的爱,怎能掩饰得住?明摆的“思念”,由衷的“感恩”,还有藏不住的“愧疚”,已清白无误的昭告天下了!分明是不习惯言“爱”的先生,闪烁而诚摯的真情告白啊!

四、学先生精巧构思

毋庸置疑,本文精巧构思的秘籍就是“欲扬先抑”的写作手法。

“欲扬先抑”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写作技巧。为了更好的颂扬人或事,故意对其进行某种贬抑,构成一种由贬到褒的渐变过程。这样写,不仅较一味褒扬显波澜曲折,而且更能突出扬者越扬的强烈效果。显然,先生深谙其道!

文章开篇仅用一句:“长妈妈,已经说过,是一个一向带领着我的女工,说得阔气一点,就是我的保姆”,便以一种“先前阔”的自嘲口吻,交代了“阿长”的的身份。

与简洁的身份介绍相比,对阿长称谓的介绍,先生却是颇费笔墨——“长“既不是她的姓氏,也不是她的体貌特征,更不是阿长原名中的任何一个字。而是周家对先前一位“身材生得很高大“的女工的称呼,也就是说,”大家因为叫惯了,没有再改口“,于是阿长”继承“了先前女工的名字,而阿长真正的名字,无人在意。

对于一个连长妈妈自己都不曾在乎的称谓,先生竟不厌其烦的追溯由来,其实是另有深意:一方面为阿长的粗俗愚钝以及“我实在不大佩服她”做铺垫,另一方面又与阿长最终赢得“我”的感激和敬重形成鲜明对比。也就是说,先生开篇就在用“欲扬先抑”的手法设伏笔。

还如,先生在第十九自然段笔锋一转,写自己对《山海经》的渴慕,“渴慕”一词表现幼年鲁迅在“正统读物”之外,对更广阔、更丰富、更生动的精神生活的强烈渴求和无限向往。

“连阿长也来问《山海经》是怎么一回事?”表明“我”对《山海经》的渴慕几乎到了尽人皆知的地步,连目不识丁的阿长都惊动了。然而只有这位“并非学者,说了也无益”的阿长,丝毫不计较“我”先前的轻慢态度,只是真心实意记挂着“我”的渴慕,竟然在告假的四五天里一声不响为“我”寻书买书,接过阿长买来的“最心爱的宝书”时,“我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,全体都震悚起来”,瞬间对她生发“新的敬意”,相信“她确有伟大的神力”。至此,前文中阿长的粗鄙形象彻底颠覆,先扬后抑的手法,让此刻“穿着新的蓝布衫”的阿长神采奕奕,光芒照人。

作者对阿长形象的刻画,犹如一部跌宕起伏的连续剧:从“喜欢切切察察”,到睡相粗俗;从“满肚子都是麻烦的礼节”,到给“我”讲长毛的故事,再到“谋害”隐鼠等,多角度展现出阿长的粗俗好事,迷信无知,却又乐天安命的性格特征。直到阿长给“我”买来《山海经》,先抑后扬的表达效果才充分显现,阿长善良淳朴,仁厚慈爱的品格,在前文反衬下格外耀眼。

特别是倒数第二段,看似不经意的补述阿长的不幸身世:“我终于不知道她的姓名,她的经历;仅知道有一个过继的儿子,她大约是青年守寡的孤霜。” 实则是先生情感的暗流汹涌,低沉的叙述中包含了多少思念和愧怍,还有同情和感激。此时此刻,先生一直按捺抑郁的情,终于酝酿到极至,忍不住仰天长啸——“仁厚黑暗的地母啊,愿在你的怀里永安她的魂灵!”深情的祝祷,将全文的情感推向高潮,并在极“扬”处戛然而止,绵绵深情余音绕梁......(责任编辑    曹春莲)


上一篇:浅谈如何培养小学生的阅读兴趣 下一篇:多彩的“语文”